<acronym id='kiayf'><em id='kiayf'></em><td id='kiayf'><div id='kiayf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kiayf'><big id='kiayf'><big id='kiayf'></big><legend id='kiayf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<code id='kiayf'><strong id='kiayf'></strong></code>
<ins id='kiayf'></ins>
<i id='kiayf'></i>

  • <span id='kiayf'></span>

      1. <tr id='kiayf'><strong id='kiayf'></strong><small id='kiayf'></small><button id='kiayf'></button><li id='kiayf'><noscript id='kiayf'><big id='kiayf'></big><dt id='kiayf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kiayf'><table id='kiayf'><blockquote id='kiayf'><tbody id='kiayf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kiayf'></u><kbd id='kiayf'><kbd id='kiayf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  <dl id='kiayf'></dl>

            <fieldset id='kiayf'></fieldset>
            <i id='kiayf'><div id='kiayf'><ins id='kiayf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《在春天》:春日在即,我們連線瞭五位導演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6
            善惡到頭終有報,人間正道是滄桑。大傢好,這裡是耿直的小編。小編整理瞭半天,給大傢帶來瞭這篇文章。下面一起讓我們去吃瓜圍觀吧。

            三月已至,春天在即。今年依舊姹紫嫣紅,卻少迎來春風拂面。2月27日,北京市政府在疫情防控新聞發佈會上表示,電影行業還未具備開業條件,暫不開業。電影人集體進入瞭遠程辦公,且為復工做準備的重要階段。


            值此全民抗疫特殊時期,影視業自我調整關鍵時期,即日起,電影頻道《今日影評》推出特別節目《在春天》。



            主持人:春節檔有些電影選擇瞭線上發行,您和您的同行,有沒有考慮過用這種方式來回收成本呢?


            唐季禮:目前來講,正常線上發行能夠回收的資金還是有限的,同時我自己的電影《急先鋒》是一個寬銀幕、IMAX、3D的設置,我們生產的時候就是為大銀幕而做的。如果它選擇在網絡平臺上映,觀眾會失去瞭觀影的體驗,這是第一點。


            第二點就是有些電影投資成本沒這麼高,它可以選擇這一方面,如果是中國現在的國產大片,三四個億投資,在目前的情況之下,是蠻難在網絡平臺得到收支平衡的。


            還有另外一點,我們是全球發行的,這部電影原計劃有十幾個國傢同時在春節檔上映的,包括東南亞的國傢。在疫情過程中,我們全部讓他們撤檔,還好以前跟所有海外發行方都有很好的合作,他們才願意配合,談的時候也非常客氣。當然,他們也說瞭他們的顧慮,希望疫情盡快過,盡快上映,他們所面對的困難其實跟我們是一樣的。


            主持人:後續有沒有一個復工計劃呢?


            唐季禮:我們的創作團隊早就復工瞭。我們有在老傢的,有在北京的,有在美國的...我們的編劇團隊都在線上開會。這一次疫情其實也給我們的創作思維帶來很多改變,小人物、大英雄的故事,是我們未來創作很多電影的精神核心。我覺得這對電影人來講,有很大很大的啟發。



            主持人:那我們用故事片、商業片再去重新表現這段經歷的時候,我們的特點和優勢是什麼呢?


            唐季禮:我們的優勢是可以有效地把所有影像給串起來,讓觀眾看的過程當中有更深的感受。而且全世界各國的人都來關心中國,都來捐贈東西給中國,這也代表瞭人類命運共同體。我們現在也通過我們的經驗來幫助其他國傢的人,這些內容需要很好地整理起來。



            主持人:在疫情期間,湧現瞭很多平凡人的不平凡故事。就目前您所知道的這些故事,哪一個您是特別願意把它搬上大銀幕的?


            唐季禮:很多,我天天坐在那個新聞前看。醫務人員就是一個很好的題材,他們這一種勇敢的精神很打動人。而且你看他們在救護人員的時候,基本上誰都看不到誰的臉,嘴長什麼樣都不知道,隻能從他們的防護服裡面找到這個記印,那是近乎無名英雄的感覺。我覺得這種軍民合作的精神,是真的值得我們為中國人驕傲。



            第二位與我們連線的導演,是曾經在武漢拍攝電影《南方車站的聚會》的導演刁亦男。


            我看瞭那個視頻,一瞬間就淚目瞭。



            主持人:我們現在都在關註武漢疫情,那在這些報道當中,有哪些也給您留下瞭非常深刻的印象?


            刁亦男:很多很多的細節,很多很多具體的人和事,還有一些節點...都給我留下瞭非常深的印象。


            我還看到一個網友發的視頻,正好就是在我們《南方車站的聚會》拍攝的一個場景裡。他打開視頻,開著車,那麼遊走著拍瞭一下。我看瞭那個視頻,一瞬間就淚目瞭。我就想著,原來那麼熱鬧的一個城鎮,現在卻變得冷冷清清。隻有曾經去到那裡工作、體驗過的人,才能感受到那種難過和不安吧。



            主持人:我們知道您對武漢是有一種特殊感情的,之前您形容武漢是湖光山色,那麼現在的武漢在您的眼裡,是一種什麼樣的顏色?


            刁亦男:我覺得城市肯定是沒有正常生活狀態下那麼豐富多彩瞭,城市肯定是變得灰蒙蒙的,但是在醫院裡邊,很多醫生、護士在第一線救治病人,這個顏色就像他們身上穿著的白色衣服一樣,是非常鮮明的。



            主持人:如果說要為武漢創作一部電影,您會選擇什麼樣的題材?


            刁亦男:人類就是這樣發展過來的,不停地在和疾病,在和自然鬥爭,走到瞭今天。我覺得從我們怎麼樣面對災難和恐懼來闡釋這一次的疫情,會是一個很好的主題。



            主持人:作為一名電影導演,此時此刻有沒有什麼話想對同行說?


            刁亦男:我覺得我們最好在做好自我隔離保護的同時,又以最專業的、最認真負責的工作來回報這些醫務工作者的辛苦工作,以及武漢人為我們大傢做出的犧牲。然後我也希望我的同行們一切都順利,身體也都是健康的。


            刁亦男導演是一個非常細心的導演,他抓人物、抓性格都抓得很好。在這次疫情中,那些醫生、護士、司機、外賣員、菜農...這種民族團結的精神的彰顯,很適合刁亦男導演去做導演。如果他還不嫌棄,能讓我去幫他做個監制,我就會很開心。


            聽到刁亦男導演的話,唐季禮導演如是說。



            因疫情暫停工作的陸川導演,積極復工的同時仍不忘武漢前線。今天,我們也連線瞭陸川導演。


            這是一個非常偉大的歷史時刻。



            主持人:關於此次全民抗疫,您最大的心聲是什麼?


            陸川:這是一個非常偉大的歷史時刻。看到的這些發生在抗疫前線的故事,都會感覺到這個時刻應該被用影像記錄下來。我估計這是很多很多電影人都想做的事情,也有很多電影人已經開始在做瞭。


            電影《可可西裡》


            主持人:此次疫情對您的電影創作有沖擊嗎?


            陸川:去年七八月份的時候,新片殺青,整個特效部分正好進行到如火如荼的時刻,因此疫情對我的沖擊的確是非常大。但是我們還是想辦法,大概在大年初五的時候就遠程復工瞭,也是異地開會,最多的時候是來自七個國傢和地區的人員一起開會。雖然很辛苦,但是還是希望疫情趕緊結束,我們可以把進度趕上來。


            主持人:您有拍相關作品的想法嗎?


            陸川:如果將來能夠整理一部記錄作品,把整個事件都講出來,那麼再隔個十年二十年,甚至更久的時間,再看到2020年年初,這場把一千萬人封閉在一個城市裡的、舉全國之力去救援的這場抗擊疫情的行動,一定會給我們帶來更多的反思,也會有更大的價值。


            電影《可可西裡》


            主持人:那您認為這段時間的經歷,除沖擊外,還會給電影人帶來什麼呢?


            陸川:我覺得疫情發生,然後電影行業突然停擺,當然是讓我們損失慘重的,但同時對我們這樣一個很熱鬧的行業來說,也可能是一個很難得的機會去停下來,反思一下,到底該做什麼,怎麼做。


            當我們所有人突然停下來,去目睹這麼一場疫情,用自己的方式參與到抗疫當中去,我覺得對於我們重新回到電影行業去做創作,去重新擁抱我們自己的事業,可能會有很大的好處,可能會告訴我們怎樣去做電影,怎樣拍出一些更能給觀眾帶來力量與思考的電影。


            主持人:有什麼話想和同行說呢?


            陸川:我最想跟同行說的、想分享的感覺是我個人的一種感覺。這次疫情,迫使我自己放下很多工作,抬起頭看這麼一件影響到很多普通人命運的大事。對於我們做電影的人來說,我們可能把電影當作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。但我們會發現,我們當下每時每刻正在發生的歷史,似乎比我們正在做的這些電影更感人,更激蕩人心,也更發人深思吧。


            今天,我們也要連線一位在疫情當中,仍然不忘用光影來記錄時代的紀錄片導演焦波。


            國傢這麼一個大事,紀錄片人應該沖上去。



            主持人:聽說在疫情期間,您和您的團隊也沒有放下拍攝紀錄片這件事情,而且在不同的地方都有采寫素材。能不能給我們介紹一下這方面的情況?


            焦波:國傢這麼一個大事,紀錄片人應該沖上去,就拍攝疫情下的村民生活大傢怎麼來抗疫?怎麼來生產?我們看到網絡上有很多反映這方面內容的短片,有很多硬核村官通過鄉村大喇叭勸導大傢做好防控。


            紀錄片《鄉村裡的中國》


            主持人:您認為紀錄片導演在這一次疫情的特殊時間節點上,應該承擔什麼樣的責任?


            焦波:我覺得作為一個紀錄片導演,他跟其他藝術片導演、故事片導演比,有一個更有利的條件我們方便。比如說機器設備,其實裡頭我們的團隊都不大,四五個人就是一個團隊,兩臺攝像機,兩個助理,再加一個制片,就去幹出來瞭。


            所以說,它不需要龐大的這種人員和設備,工作方便,調動起來也方便,拿起背包就出發的那種感覺,這是紀錄片團隊的優勢。


            還有就是,一邊拍一邊講故事,這樣我覺得更靈活,想象不到的、構思不到的一些東西會在生活當中突然出現,還非常精彩。這個就是我們始終堅持的,基本上這幾年就是跟著生活走,故事也跟著生活來。


            主持人:有沒有什麼話想對同行說?


            焦波:無論有什麼困難,無論疫情有多嚴重,紀錄片人永遠在路上。


            我國一衣帶水的鄰邦日本,如今同樣在面對疫情。今天,日本導演巖井俊二也有話要說。


            這是我們共同的一片天。



            主持人:您有什麼話想對中國的朋友們說?


            巖井俊二:大傢好,我是巖井俊二。新型冠狀肺炎,被稱作COVID-19。在日本,感染也在擴大,到目前有很多病人病情嚴重,也有很多病人失去瞭生命。因為這個病毒,本該鮮活的生命卻消逝瞭。


            現在,世界上很多國傢都在和疫情作鬥爭,大傢都在面臨同一個問題,爭取早日戰勝它,也由此產生瞭一些意見上的差異與分歧。但也有捐贈口罩和檢驗試劑等一系列這些國與國、人與人之間互幫互助的事例,越是這個時候,越能體現愛的力量。


            比起剛開始,現在我們逐漸地瞭解新冠病毒,這種未知的病毒在武漢擴散的時候,市民在不瞭解狀況的情況下度過瞭一段艱難的時期。正因為當時的惶恐不安和他們同病毒鬥爭的過程,我們才能從中學到很多,從而更好地為防控做準備。比如潛伏期,年齡段感染率,重癥化概率,死亡率,有效的治療方法和治療藥物等等。


            我們是怎麼獲得的這些數據,這些數據是何等的寶貴。我們必須銘記為這些數據做出貢獻的患者和醫務工作人員,並對他們致以更加崇高的敬意。多虧瞭這個數據,令很多有可能將被奪去的生命得到瞭救贖。


            這段話是在外面拍攝的,抬起頭可以看到天空。這是我們共同的一片天,大傢一起加油。



            此前,賈樟柯導演接受采訪時提到,觀眾真正能夠放下心來到電影院看電影,可能要等到六到八月份。那麼,這段時間中國電影人可以做些什麼?


            最好還是老老實實在傢裡創作,正好可以沉淀下來。我自己就在做預覽,就是把未來要創作的劇本、人物、角色都做足瞭工作。唐季禮導演給出瞭對賈樟柯導演的遠程回應。


            2020年的春天,對電影人而言究竟意味著什麼呢?也許就像唐季禮導演所說,隻要大傢努力,不放棄,很快就春暖花開瞭。


            文/東東

            欲要知曉更多《《在春天》:春日在即,我們連線瞭五位導演》的更多資訊,請持續關註的影視資訊欄目,小編將持續為您更新更多的影視資訊。